【总一】瓶子里的人鱼

·取名废,于是来个耿直的标题(x
·角色是官方的,ooc是我的
·长期潜水之后的第一篇文
·小学生文笔qwq请大家海涵
·人鱼paro,现代au,微神话色彩

[龙宫岛]
沿着海岸,两层或三层的日式木屋零星分布着,各有各的风格。屋子的沿廊上挂着风铃,海风吹过,风铃发出阵阵清脆的声音,悦耳动听。这就是真壁一骑的故乡——龙宫岛。

海边的一栋木屋,门口的木牌写着“真壁宅”。一骑和父亲一起住在这里,但是也只到19岁,19岁之后,一骑因求学而离开了生活了许久的小岛。
因为家里就在海边,小时候的一骑经常会在海边玩耍,因此也捡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,贝壳,漂流瓶这类东西甚至都收集了一大盒,就藏在床底下,为了防止父亲发现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突然有一天,一骑在海边捡到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漂流瓶,瓶子是用好看的紫色玻璃做成的,光线穿过,带起一片莹莹的光,瓶口用棕色的丝带系着,还挂着一张小小的纸片,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海水打湿浸烂。但是好气的一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他翻过纸片,看见上面写着“如果你有愿望的话,写下来,塞进瓶子,丢回海里,然后等着梦想实现吧”。一骑想了想,禁不住莫名的诱惑,跑回家拿了笔和纸,就开始写自己的愿望。岛上其实一直流传着关于人鱼的童话,一骑也很向往,总是希望着能看到人鱼,但是并不能如愿,于是他这次写下了“希望自己能遇见人鱼”的愿望,塞进了漂流瓶,扔回了海里。
但是一骑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这个愿望实现,人也渐渐长大了,不再相信这些童话故事,便渐渐遗忘了这件事和这个愿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[东京]
因为学业而离开了龙宫岛的一骑到了东京,暂住在学生公寓中,虽然需要交房租,但是环境却比宿舍好得多,也适合喜静的一骑。

没带多少行李,一骑一个人住在这间沿街的公寓里,平时除了上课,也会去公寓附近的咖啡店“乐园”兼职,这样日常生活开支就足够了。一骑从小就在家做饭,因此也擅长料理,平时在乐园咖啡店就负责制作料理,因为长相帅气人也温柔,吸引了很多女性顾客,乐园咖啡店的老板沟口先生对此也十分满意。而回到家,一骑也会经常自己下厨,不过还是咖喱为主,毕竟最擅长的是咖喱,在店里做的咖喱甚至还被戏称为“一骑咖喱”而列上了菜单。

这样平凡而安定的日子一天天过去,突然有一天,一骑收到了一个包裹,上面没有寄件人的姓名也没有寄件人的地址,只他的名字和住址。一骑感到非常奇怪,他晃了晃包裹,听到里面有水晃动的声音,觉得更疑惑了,难道是父亲寄来的东西吗?但是想想又不太可能。他带着疑惑,拎着包裹上了楼回到公寓里。

回房间扔下包和外套之后,一骑坐到了书桌前,开始动手拆开包裹。揭掉外封和胶带之后,掀开纸盒子,一骑先见到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你还记得幼时许的愿望吗?现在是实现它的时候了”。一骑想了想,并没有记起来,于是低头看向纸箱内:一个透明的玻璃瓶,装满了海水,甚至还铺了些奶白色的细沙,瓶子里蜷缩着一个神奇的小生物。一骑一边看一边举起了瓶子,啊,那是一条人鱼。它蜷缩着身体,但依旧不难看出那是一条长得非常好看的人鱼。精致的脸蛋,浅棕色的长发铺散开来,紫黑色的鱼尾,细密的鳞片在灯光的照射下,带着莹莹的光,连带着周围浅蓝色的海水都带上了紫色的光晕。一骑想着,好想知道眼睛是什么颜色啊,一定很会好看的。正想着,瓶子里小小的人鱼睁开了眼睛,那对好看的眼睛是蓝灰色的。嗯,一骑想着,果然没猜错,它确实很好看。

瓶子里的人鱼眨巴了下眼睛,开始冷静地环视周围,在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和瓶子外的人之后,它皱了皱眉,似是有些不满。为了引起一骑的注意,它敲了敲玻璃瓶,见一骑看向自己之后,用纤细的手指指了指玻璃瓶的软木塞,然后做了一个拔的动作。不知道为什么一骑一眼就看懂了小人鱼的意思,他伸手拔开了软木塞。

人鱼趁势浮出了水面,倚在瓶口,两条胳膊交叠放在瓶口上。然后开口说道:
「我是皆城总士,你是谁?」

一骑愣了愣,回答道:
「我是真壁一骑,请多多指教」

「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么?我为什么会在这个瓶子里?」

「我也不知道,我今天收到一个包裹,你就被放在玻璃瓶里,装在里面」
一骑略微有点尴尬,回答说。但是之后他想到了放在包裹里的纸片,想了想,便拿了起来,想递给总士。

总士看到一骑的动作,沉默了几秒,说:
「我觉得…我拿不动,可以帮我举一下么?我能看得清」

一骑感到有些尴尬,脸也有些红。他举着纸条给总士看,并且说道:
「对…对不起,是我没考虑周全。」

总士没有说什么,在看完纸条之后,脸色变了变,但随即恢复了原本的面无表情,询问一骑
「你小时候许了什么愿?这可能是我在这里的原因。」

「呃,我依稀记得我许愿了想遇见人鱼。应该是这样没错。」一骑想了一会,这么回答。

「嗯,那应该是这样没错。你小时候遇到的那个许愿瓶不是普通的许愿瓶,那个瓶子是有奇特的魔力的,来源于一个喜爱恶作剧的神灵,但是无论多久,得到瓶子的人许的愿望都会被实现,无论这个人是否还在许愿的地方。这是神的力量的体现。所以我现在会在这里。」

「哦,原来是这样啊…你知道的真多…」

「没什么好奇怪的,族长继承人一般都会知道这些,人鱼的藏书里有这些。」

「哇,你还是族长继承人啊,好厉害!那你原来就只有这么大么?」一骑听到总士的身份感到有些惊讶,但随即而来的是羡慕佩服之情。他的眼睛甚至亮了亮,像闪着光一样。

「咳咳,这个身份没什么的。」总士少见的脸红了,但是一骑过于兴奋而没有见到。「可是我本来不是这么小的,我原来也有将近两米。」

「这样啊,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让你变回去诶,抱歉」一骑感到有些抱歉。

「……没事,这个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,我就暂且住在这里吧,你有什么问题吗?」总士沉默了一会问道。

「没关系,需要帮你换个地方吗?还有你能住在淡水里面吗?」

总士在脸附近做了个推的动作,却突然反应过来没有眼镜了,尴尬的把手放下了,说:
「按理论来说,人鱼居住在淡水里是没有问题的,毕竟人鱼的适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。然后可以麻烦你帮我做一副眼镜吗?没有眼镜我不太习惯」

「哦好的,那我等会把你放进鱼缸里,然后给你换点水,你现在饿吗?需要吃点什么吗?」

「还好吧,不过还是来点吃的吧」

「咖喱可以吗?我最擅长咖喱了」

「可以」

一骑发现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饭点,便起身去厨房做饭,做的依旧是最擅长的咖喱。而为了小小的总士,一骑甚至翻出了平时很少用的酱碟,盛上一点点饭和咖喱,再为自己盛了一大碗饭和咖喱,一骑用托盘端着这些回到了自己的桌前。

一骑看了看总士的情况,开始思考总士怎么吃饭的问题,毕竟没有这么小的勺子,而且总士又待在玻璃瓶里够不到桌面。总士似是发现了他的为难,说:
「你找个纸盒过来垫着,把碟子放在上面,这样就够高了,餐具的话既然现在没有,那我今天也只能暂且用手了,希望你等会记得为我洗手」

「嗯,我会记得的,那么我开动了」一骑说完就开始享用自己的晚饭。

两个人都保持着食不言的准则,默默地吃着晚饭。两个人保持着差不多的速度,吃完了晚餐,一骑动手收拾桌子。转身离开去厨房的时候,总士在一骑背后夸赞一骑说:
「你做的咖喱味道不错,希望下次还能吃到」

一骑听了很高兴,回过身说:
「总士你夸我了!我下次还会做的,不用担心吃不到」

说罢离开了,回到房间之后,一骑为总士洗了手,然后翻出了原来公寓里放着的鱼缸,往里灌了三分之二的水后,放到了总士现在待着的玻璃瓶边,想着总士应该会自己跳过去吧,便不再动作。没料想总士突然开口:
「一骑,把我托在手心里放过去,我现在不方便做跳跃的动作,我还不适应这个身体」

「好…好的」一骑愣了愣,将总士托在手心里,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鱼缸里,然后一骑再将鱼缸搬至有着巨大飘窗的窗台上,这样白天也有光照,对总士来说是个好地方。

因为担心总士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会无聊,便将自己的平板用架子搁起来放在了总士的鱼缸前,并且想教会总士用法,结果总士却对此表示了不屑,他还表示这个东西在人鱼那里已经落伍了。一骑尴尬的笑了笑也没多说话。

安顿好总士,一骑也感到有些累,便去休息了,毕竟明天还要上课不是?他相信总士会打理好自己的。

于是,总士就这样留在了一骑的家里,同居的两人也因此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。这个就是他们两人的秘密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补一个小剧场:
总士:说好的人鱼paro呢????我怎么这么小了?!!!【说着举起了虫洞】
我:总哥你不要生气…我,我不会写,所以只能把你变这么小了…【抱住总哥大腿,总哥你冷静,我不想被虫洞吞掉qwqqq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总一这个坑蹲了快一年,一直潜水,直到最近勾搭了一个人非常好的太太才开始浮出水面,然后这次出the beyond的pv之后,重新看了Exodus,然后就和打了鸡血一样开始想产粮,可是由于极其严重的拖延症,一直从上周四到今天才写完orz这点很不好qwq
然后刚刚给小伙伴看了这文,她说我脑洞特别大_(:з」∠)_好叭,我承认´_>`然后这次是头一次写文,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章也是第一次写对话,所以写的可能比较烂,大家看看就好,希望别被槽qwq
感谢这个鼓励我让我把这个脑洞变成现实的太太 @暴君冰魄诺伦 真的非常感谢(* ॑꒳ ॑* )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2 )

© 墨吟离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